国美CEO王巍回应惠而浦指控:对方刻意歪曲诋毁,不排除提起反诉

国美CEO王巍回应惠而浦指控:对方刻意歪曲诋毁,不排除提起反诉
2022年05月13日 23:17 界面新闻

  国美电器与惠而浦(维权)之间的货款纠纷事件仍然没有停歇。

  5月11日晚,惠而浦通过一则声明表示,已就货款纠纷一事正式起诉国美,且已正式立案。惠而浦向法院提请,要求国美支付所拖延的货款共计约6788万元。

  次日,惠而浦CEO梁惠强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控国美长期以来欺压供应商,店大欺客,并怀疑国美是否有足够现金流。

  更早之前,惠而浦曾发布公告控诉国美电器长期拖欠货款,且拖欠情况持续恶化,决定终止与国美电器的商务合作。随后,国美否认存在延迟支付货款情况,反称惠而浦长期未按合同约定对相关费用进行对账和确认。按照国美方面的计算方式,目前惠而浦尚欠付其各项费用约1000万元,滞销残次品价值超2000万元。

  5月13日,国美电器新任CEO王巍接受界面新闻独家专访,对惠而浦的上述指控和相关争议点一一进行回应。王巍称,当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对惠而浦进行退货清算,今年以来,惠而浦至今未配合国美进行对账,且几乎切断了所有沟通方式。

  以下对话经过界面新闻编辑整理:

  界面新闻:“拖欠货款”的指控是否属实?

  王巍:我们与惠而浦合作很多年了,对于“拖欠货款”这个指控不能接受。我们认为,在结算最终货款之前,需要先完成对账。从2022年开始,在对账上惠而浦跟我们没有实质进展,导致我们无法正常结算。

  在账都没有搞清楚之前,说谁欠谁的钱,都只是一面之词。否则惠而浦说多少就按多少结,这不现实。

  界面新闻:惠而浦最新公告提到,与国美的采购合同约定双方付款账期20天,国美一直未支付货款?双方合同具体是如何约定的?

  王巍:合同当中对货款支付的规定并不是如此单一。销售是一个涉及商品质量、物权归属、价格宣传、店面管理,商品周转等多个环节构成的完整闭环。围绕这些点,合同中规定了双方必须要履行的义务。影响货款结算的因素有很多,不能忽略相关条款之间的关系逻辑问题。如果说合同中规定了十个问题,而对方只谈一个,其他都避而不谈,那我认为他可能不知道合同的具体内容。

  界面新闻:从4月25日惠而浦发布公告至今,国美与惠而浦的沟通情况和进展如何?双方有没有进行对账?

  王巍:惠而浦方在对账上仍然没有与我们有实质性的进展。五一假期期间,我们安排了业务、库房、财务人员(配合对账),但惠而浦方没有人与我们对接。

  我们现在正在配合惠而浦在全国范围内清算退货。4月29日,我们通过邮件向惠而浦公司提供了全国40余家分公司涉及惠而浦、三洋、荣事达、帝度4个品牌的库存明细以及实际物流地点,包括正品、残次品等货品。截至目前,实际货品库存1909万元,现全国已经办理退货1247万元,至今仍有近35%、约662万元货品等待清退中。

  界面新闻:这段时间双方高层之间有没有沟通或者谈判?

  王巍:目前我们跟惠而浦之间依靠公函交流,惠而浦基本跟我们切断了所有沟通方式。按惯例,即使确定不再合作,要解除合同,也应该按照合同上的明确解约条款执行,财务和采销等各个环节的双方负责人需要进行对账清算。

  面对分歧,应该先有一个友好协商阶段,基于双方应该履责的条款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只解决自己关心的问题。我认为惠而浦方(直接发布公告)的行为是过激的。

  界面新闻:5月12日惠而浦CEO梁惠强在采访中表达了两点不满,一是长期以来与国美之间是代销模式,滞销残次等货品带来的销售压力需要由品牌方承担;二是国美向供应商摊派的费用不合理,是渠道店大欺客、欺压供应商的结果。对此,国美怎么回应?

  王巍:我希望对方先看明白合同中规定的义务与责任。

  营销、卖场、人员,甚至商场周转的各个环节费用都在合同中有明确规定,合同是得到双方认可的。包括对于滞销残次货物如何处理,合同中也明确规定应该由惠而浦承担,这两者都不构成扯皮、不对账的理由。

  至于合同中没有明确规定的部分,比如惠而浦2021年在国美单方面大量撤店,从2021年前的五百家左右撤至目前的不到两百家,给国美带来了一定的空柜损失,这些可以进行协商。

  作为上市公司CEO对外发表这种过激言论,把所有的复杂环节简单理解成经销或代销,我认为是很不负责任的,是在牺牲股东的利益。(不清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在掩护什么?对于对方诋毁国美正常经营、歪曲事实的言论,我们会保持警惕,并将视事态发展保留一切追究对方法律责任的权利。

  界面新闻:之前国美在声明中说,惠而浦此举是为了解决其背后大股东格兰仕在国美投入了与其经营能力不符的资源,然后倒逼国美补贴不合理的费用,具体是怎么回事?

  王巍:这可以理解为一种掩护型前插行为。掩护的无非是企业经营遇到的一些问题,包括商品竞争力以及销售通路问题等。这两个问题解决不好,可能导致内部管理混乱、上下游供应商产生各种问题。

  惠而浦现在最大的股东是格兰仕,在跟国美合作时,前期确实出现了我们此前公告当中提到的一些问题。当时我们也进行了劝阻,建议做跟自己商品竞争力匹配的市场投入,而格兰仕仍然冒进,最终要国美来为这种激进的举动承担一定的损失。

  界面新闻:所谓的损失和要补贴的不合理费用指的是什么?

  王巍:比如合同里规定的相关营销费用、卖场费用、人员费用、商品周转费用等。格兰仕在各个环节上投入过大,国美需要承担相应的运营资源投入损失。

  界面新闻:惠而浦方提到,2021年选择主动撤出一些传统渠道,清退一些低效渠道。公开数据显示,惠而浦在国美的销售数据近三年基本在下滑。

  王巍:对国美来说,惠而浦在国美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能算作尾部品牌。作为一家制造商,应当多关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包括商品质量、性价比等。

  界面新闻:疫情影响下,传统线下卖场持续承压。梁惠强也提出,国美等传统卖场的大势已去。对此怎么看,有什么打算?

  王巍:国家近年来正在大力发展实体经济,政策上将有许多支持,国美目前的战略转型紧贴国家的战略方针。从国美自身来说,我们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补足我们线上的运营、产品、技术能力,基本盘已经形成,第二阶段我们会做强落地。今年6月,我们将推出首批新模式店,已经获得了海尔、海信、索尼、TCL等众多厂商的积极响应。

  界面新闻:惠而浦方面怀疑国美是否有足够现金流以支撑国美自己的战略目标。当前,国美的资金是否足够支持对供应商的顺利结算?

  王巍:五月份,国美与腾讯、华为两家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这两家公司的体量和影响力是惠而浦无法相提并论的,我认为可以代表一部分国美合作方的心声。

  此外,就在5月10日,我们刚如期赎回了一笔17亿元的国内债券,今年1月,国美偿还了一笔近10亿元的到期债权。国美偿债的资金来源主要来自2021年全年实现现金流的正向流入,而在外部融资方面,国美信用评级较好,拥有一定的银行授信等。

  因此,偿付能力不足的说法就是一个笑话。

  界面新闻:现在双方已经彻底终止合作了?

  王巍:是的。我们尊重合作方的诉求,也努力做了挽回,但很遗憾,我们的努力没有结果。包括此前的声明中,我们也强调希望双方尽快解决遗留问题,为继续合作或者再次合作创造可能性。

  界面新闻:惠而浦最新声明中称已经正式起诉国美,法院已立案。国美计划如何应对?

  王巍:我们目前没有收到法院通知,关注到这个公告以后,我们法务正在积极研究,会积极应诉,并且不排除反诉的可能。

责任编辑:李桐

上一篇:桥水一季度持仓:增持多只新兴市场ETF和阿里ADR,清仓特斯拉
下一篇:4月末广义货币增长10.5% 金融靠前发力支持实体经济

热门推荐

收起

既是偶像派 更是实力派 vivo S15评测

  • 2022年05月24日 14:17
  • TechWeb

衣身衣事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 2022年05月24日 16:42
  • 猎云网

工资指数化呼声渐起 欧央行最终会妥协吗?

  • 2022年05月24日 15:36
  • 智通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