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民保带火的这家公司,被控大规模窃取商业秘密

惠民保带火的这家公司,被控大规模窃取商业秘密
2022年06月22日 20:47 市场资讯

  文|张羽岐

  编辑 | 杨中旭

  6月21日晚,公众号查悦社保再发文。

  北京天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笑科技)法定代表人张天笑就镁信健康回应“严正声明”“律师声明”进行二度回复,并提供产品设计对比及参会人员名单等图文证据。

  查悦社保及查悦社保缴费,系天笑科技旗下产品,主打社保类服务。此前,6月16日,查悦社保公众号一文《镁信健康涉嫌侵犯商业秘密,已被北京公安立案调查!涉案人员包含镁信CEO张小栋,总裁谢邦杰》在业内引发激烈讨论。文内指控镁信健康涉嫌商业秘密侵犯,利用不正当手段行贿、窃取天笑科技商业机密---“查悦社保缴费”的技术与运营资料,剑指镁信健康产品“镁数社保”。文章晒出了警方的立案告知书。

  查悦社保公众号发布---立案告知书

  部分天笑科技的核心员工,被指控“身在曹营心在汉”,领着天笑科技的薪水和社保,却同时在镁信健康秘密兼职。受此影响,“查悦社保缴费”已在今年4月底自主申请下线,“镁数社保”公司及公众号也于2021年年底注销。

  张天笑称,“我只是定向发给需要知道的人,没想到引发如此大的关注,阅读量3万+,转发量1万以上”。

  在接受《财健道》采访时,张天笑预计,官司经历一审、二审,可能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讨回一个说法。

  天笑科技公开指控之初,《财健道》第一时间收到了镁信健康官方公告:“本公司未牵涉文中提及的任何侵犯商业秘密的刑事案件,该文故意捏造并散布不实信息,目前本公司一切运营正常”。

  遭张天笑二度指控后,镁信健康再次答复《财健道》:“已移交法务,暂不回复。”

  最近三年多来,基本医保之外,一个被冠以普惠名义的商业保险——惠民保——在各地爆红,低保费、高保额是其特征。而惠民保的爆红,也让第三方支付公司崛起,镁信健康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医保专家曾指出,低保费、高保额不可持续。也就是说,第三方支付公司亦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经受考验。而查悦社保的公开指控,或许只是推开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01

  细节:被发现的“秘密”

  2015年,张天笑的北京天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打社保类服务,核心产品即“查悦社保”“查悦社保缴费”。彼时,镁信健康还未成立(成立于2017年8月),张小栋、谢邦杰、张天笑三人还无交集。

  2018年10月,当时的微信保险(下称微保)总经理谢邦杰与微保另一员工陈鸿志与张天笑合作,将查悦社保的社保查询、AI社保客服、险种解读等补进了微保的小程序中。2020年8月,谢邦杰出走微保,入职镁信健康,担任总裁职务,查悦社保与镁信健康有了第一次交流。

  如何将查悦社保的缴费功能加入到镁信的会员服务和保险业务中,是双方洽谈的核心。

  在谢邦杰的引荐下,镁信健康相关人员与查悦社保张天笑洽谈合作业务。双方合作的诉求,一方希望被收购;一方希望将“查悦社保缴费”的产品里面加入镁信的会员服务和保险服务中,能够解决镁信药康付和商业保险的获客场景的困境。

  据公开资料显示,洽谈期间,张小栋提出收购查悦社保的想法,并出具了《收购要约》和《战略合作协议》。2020年10月,双方开始进行了初步的业务测试,但进展并不顺利。

  最终,收购价格和排他业务条款,并没有给张天笑一个满意的答案。在他看来,镁信健康提出的条件苛刻,且现金不足,收购也只能采取换股的模式收购,这让人无法接受。

  镁信的收购计划于2020年11月以失败告终。

  收购失败之后,“侵权的发现是很意外的。”张天笑告诉《财健道》。

  大家做相似的行业、相同的领域,圈子本身就很小,很多秘密是藏不住的,在招聘的过程中,张天笑发现了问题,某个应聘人员的经历、工作内容与查悦社保的工作流程高度吻合,追问之下得知:该应聘人员的领导竟然是查悦社保的在职员工之一!

  张天笑表示,细查之下,这位查悦社保的在职员工已经为镁数社保方招聘了20-30人,问题就出来了。

  镁数社保地址在通州区,查悦社保在朝阳区,两边公司离得并不远。双方部分工种,如商务等不需要定时、定点上班,“比如说上午在查悦社保上班,下午就去了镁数社保,一边有合同、有社保,另一边无合同、无社保,但有事实上的职务。”张天笑说。

  在张天笑看来,镁信收购不成,就开始了暗度陈仓。

  02

  溯源商业秘密:核心员工秘密跳槽?

  张天笑对《财健道》透露:“我们所有员工都签署了竞业协议”,案件现在属于立案侦查阶段(警方有至多三个月的时间将调查推进到下一个环节),涉案证据不能公开,但他们违反了竞业协议(员工和公司签订了竞业协议,旨在保护公司合法的商业机密),还带走了商业机密。

  何谓商业秘密,律师王珂做了相关的解读。

  公开资料显示,商业秘密一般是指:一,不为公众所知悉,即不为不特定的人所知的秘密性;二,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即一定的经济价值性;三。具有实用性,即商业秘密一定要具有现实的使用价值。侵犯商业秘密,需要满足满足以上三个条件。

  打个比方说,如果从a到b,当你在a掌握了核心信息,在b继续使用,要判定是否是核心信息,是否带出使用、是否造成损失,就需要依照上述标准判定。

  王珂解释道,商业秘密基本上分为两类,一类由离职员工跳槽导致,由于员工离职可能带走对前雇主有价值的技术信息。在前往新公司或自主创业过程中会产生一些纠纷,这一类事件占到商业秘密的90%以上。

  另一类则可能在公司日常经营中引发商业秘密纠纷,如在对外投资过程中与第三方合作,可能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超出使用范围的信息,且没有及时销毁,则有可能引发商业秘密纠纷。

  除此以外,近年来,商业秘密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均有修订,主要原则是降低追溯标准,降低维权者在举证责任、追究刑事责任上的门槛。

  尽管如此,一场商业秘密的法律保护仍然是漫长的,2019年之前,侵犯商业秘密的原告胜诉率远低于被告。2019年《反不正当竞争法》再次修订,修订了商业秘密相关条款,但商业秘密案件往往周期漫长,其效果还未显现。

  在张天笑看来,他们偷走了什么?是技术数据,影响的是查悦的业务线路,现在查悦社保也在今年4月底自主申请下线,只有案件水落石出,可能才能回归,它的影响深远。

  计算机专业人士分析到,小程序本身并不难做,但是包含在小程序在内的核心数据资产就不是敲一敲代码的事情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不是我能决定的。”

  发现问题、找律师、司法鉴定、立案到公众号发文都与镁信健康有联系,“没有调解,还要求受害人就商业诽谤道歉”,在公众号发表《镁信健康涉嫌侵犯商业秘密,已被北京公安立案调查!涉案人员包含镁信CEO张小栋,总裁谢邦杰》一文之前,张天笑曾将文章发给镁信CEO张小栋,但没有得到回复,事发后一些人都来找我了。

  张天笑说,一个公司的老板核心权力在财务与人事权,镁数社保花出去的并不是个小钱,持续5-8个月,投入成本大概2000万,不是公司的任意成员可以决定的。

  而且有多位员工已经做了笔录说明问题,张小栋参与了《设计评审流程2021-07》相关会议,他自然无法脱掉干系。

  当然,涉案人也不只是张小栋等高层,涉及案情的大概有50多人(包含离职与未离职人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去年年底已从天笑科技离职。

  一切的结果等待案子的水落石出。

  对于张天笑第一次发文的指控,镁信健康前总裁谢邦杰表示否认。

  此前,在对行业媒体《八点健闻》的回复中,谢邦杰否认了所有指控,“Crystal clear,没有做什么贿赂,没有(侵犯)商业秘密。”

  在他的描述中,天笑科技前员工潘炜确系北京镁信的正式员工,但天笑科技前员工陈亮既不是员工,也不是顾问,只是喝过一两次咖啡,请教过一些问题。

  也就是说,谢邦杰公开承认了天笑科技两名员工与镁信的合作关系。张天笑的猜疑并非空穴来风。

  但谢邦杰称,潘炜如果和天笑科技存在竞业协议等问题,那是潘炜和天笑科技之间的民事纠纷。高管行贿、侵犯商业秘密的指控要有证据,证据在哪?

  显然,如果前述两名天笑科技员工在天笑科技正式任职期间,就为镁信健康提供相关服务,时间重合,就有侵犯商业秘密之嫌。但是,面对《财健道》的追问,张天笑并未提供其“时间重合”的物证,而是宣称:证据已提交给警方。

  通常,即使时间不重合,员工亦有可能违反竞业限制。2020年1月,常程加入小米任副总裁,跳槽时还曾因竞业协议引起联想和小米的争议。同年10月,海淀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公布的裁决结果显示,常程将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525.2821万元,并返还联想此前支付的竞业限制补偿金。此后,常程从小米离职。

  对此,镁信健康一方除了此前的公告及律师函再无其他回应,《财健道》多次联系镁信健康,得到的答复是:已移交到法务手中,暂时没有其他的回应。

  也就是说,天笑科技与镁信健康,均将以司法认定的事实为准。

  03

  惠民保的衍生“周边”

  风波还在持续,在这场风波还有一个绕不开的产品—惠民保。

  “惠民保的高光时刻大概率是它消失的时候,惠民保会成为医保的补充医疗部分。”张天笑如是说。

  镁信健康前总裁谢邦杰在接受前述行业媒体采访时也提及,镁数社保的目的也是为了惠民保的“遍地开花”。镁数的作用是什么?提升惠民保的销售和服务,惠民保铺开,镁数也就没用了。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于保荣曾对《财健道》提及,惠民保的崛起与TPA(第三方保险服务提供商)平台、创新药受关注密切相关。

  保险与医药企业像一股麻花,需要中介穿针引线。TPA(第三方支付平台)承担了中介的作用,也是这个产业生态链中积极性最高的。

  随着140多个城市惠民保系列的扩张,“惠民保系列产品的特药目录已经成为药企不能放弃的市场。”一家创新药企高管张莉对《财健道》表示。

  目前创新支付平台拿着惠民保的特药目录跟药企谈判,越来越像是特药领域的“小医保”谈判。不同的是每年医保谈判规则越来越公开透明,价格越来越低,而跟他们的谈判则完全偏向到了竞价模式,很多时候是看哪家药企给的钱多,而不是看产品本身,镁信等创新支付平台已然成为了药企的又一个甲方。

  在张莉看来,旗下药品进惠民保的目录这事往往附加很多条件,例如要求药企拿出产品一年销售额的多少提成,或者是承诺某个金额数百万的合作项目之类的(与药企之前的入院费似曾相识),标准不明晰,监管也是缺位的。

  在张莉看来,作为一款惠民型产品,应当更注重患者的实际需求而不是平台的商业利益。

  “惠民保”现在处在一个模糊地带。

  作为一款“非典型”商业保险,惠民保的盈利和运营模式都处在初期阶段,但本质仍是要求盈利的商业保险,有股东且有分红。在这种状态下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商保成了公益和救命稻草”。

  但是反过来看,当下城乡居民保险的筹资水平是每年至少增长30元,两年就是60元,和很多惠民保产品一年的筹资标准是一样的,它还是全员覆盖的,这不也是“普惠型”保险?

  一个是人均年保费700-800元的城乡居民医保,一个是每人/年39-129元不等的商保惠民保,谁更普惠?答案显然意见,是前者。

  现在惠民保既不是基本医保的定位,也不是商保“奢侈品”的定位,而是“两不像”。在于保荣看来,各地政府能集中精力把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做好,效果应该不输惠民保。

  查悦社保与镁信健康的纠纷还在持续,在张天笑看来,官司可能要持续两年,打赢官司的希望还是有的,但结果还需等待。

  那惠民保进入了哪个季节,春日灿烂,还是冬日寒冷?处于模糊地带的它结局会是什么? 

  (作者系《财经》研究员,杨燕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财健道

责任编辑:王婉莹

上一篇:“元老级”董事长、总经理同日被免职,富德产险怎么了?
下一篇:试管婴儿亲历者:如果能进医保,我愿意再试试

热门推荐

收起

刚刚,又有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规模超10000亿

  • 2022年06月30日 16:07
  • 中国基金报

家族信托进入成熟期 头部选手各有特色

  • 2022年06月30日 20:41
  • 经济观察网

万向信托投资诚信诺科技,持股约7%

  • 2022年07月01日 17:03
  • 市场资讯

黄金年内转跌之际,高盛上调金价预期

  • 2022年07月02日 08:39
  • 市场资讯